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老弱馈食 > 正文

同居

时间:2020-09-16来源:时空剑仙网

  同 居

  赖丽明

  老余最近心里挺烦。

  强儿上个月和女友分手,做的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但女方却把强儿告了,说同居了两年,赔偿损失费10万元。社区干部来调解,对强儿讲了一番婚姻法和妇女儿童保护法之类的法律知识。强儿心里也不快,强忍着性子低头听着。临走,社区干部望了望老余,问强儿,10万元多了,能接受赔多少呢?

  社区是这个态度,下面的人就说得更离谱了。人家一个大姑娘,陪你睡了两年,不说要10万,就是要100万,也不过分,更有甚者说,告强儿一个强奸罪,让他把牢底坐穿。

  老余就不明白了,强儿和女友是自由恋爱,他儿28,那女的也26了,都是成年人了,同居也是他俩的选择。女友是黄花女,他儿就是离婚男了?认识强儿的人都知道,强儿在认识这个女的以前,还没谈过恋爱呢。现在众口一词地说那女的吃了亏,莫说她吃的用的都是强儿提供,未必同居就是男人占了便宜。

  强儿心里也很纠结,上个月因一丁点事,顶撞了上司,结果失去了工作,这事难道就没有关联,就是强儿咎由自龋

  这天,老余在街上碰上昔日同窗好友老赵。都说同学情仅次于手足情,这话一点不假。一阵寒暄后,老余和老赵就在茶楼推心置腹了。

  老余,叫强儿不赔,一分钱也不赔。老赵不紧不慢地说,为什么要赔呢?强儿一不是骗子,二不是过错方,再说了,强儿现在也没有工作,就算法院要判,总不会还要搞株联嘛。

  老余说,开始呢,我还是打算给她万把块钱,算是顾忌中国国情,她没有工作,饭总得吃。

  你还是老样子癫痫病做了ct脑部有什么变化?,遇事总爱息事宁人。老赵环顾下四周,压低声音道,她知道你家底不?

  老余淡淡一笑,说,具体不清楚,但知道家里还是有一定储蓄的。

  这就对了。老赵又问,他俩同居就是强儿那间房?

  不!老余答道,是他俩在外租的房。

  这就更对了。叫强儿外出一段时间,任何人来问,就说自出那事后,强儿就音信全无。你还着急找人呢。

  老余却说,这事拖也不是办法。

  老赵煞有介事地说,不是拖,应该说冷。冷处理,你懂吗?再说了,这种事,现在早已泛滥成灾了,就算违法,也不犯罪,任何人拿你没办法。

  老余惦量下,点点头。

  边红妹,就是强儿的女友。人长得不算漂亮,却十分均称。她很现实,谈婚论嫁,男方就得有车有房。她怕过穷日子,不想再重复走父辈那拮据的老路。在与强儿恋爱前,边红妹还谈过男友,也同过居,后来分手,她也获得一笔钱。这点,强儿是不清楚的。这次,她和强儿分手,不是感情上出了问题,也不仅是想获得点赔偿,其根本原因就是强儿没有买房的愿望。她伤不起啊!26的人了,转眼过了30,后悔也就晚了。

  边红妹与强儿分手,主因就是房子。两年了,房子的问题东不就西不成,他家人的态度不明朗,强儿就更让人失望了,总是说不急不急。边红妹清楚,强儿是买不起房子的。动辄几十万上百万,靠打工一辈子可能也只是一个梦。年轻人买房几乎都是坑父母的结果。按揭买房,就她和强儿每月不足五千元的工资,岂不一辈子都成了房奴。这点,边红妹是不能接受的。

  边红妹的家人对边红妹的个人问题,也是鞭长莫及。父亲是出了名的老实人,成人癫痫的治疗母亲也是一个善良的家妇。边红妹的恋爱观,她父母私下劝她不少,尤其是未婚同居,双老更是觉得脸上无光。也难怪,父母年轻那会,养女的家人最怕出的就是这种事,因为出了这种事的人家,其家人抬不起头不说,那女的就更惨了,在众人眼中与寡妇差不多。不错,世道在变,这种事见怪不怪,至少也不是一件光彩事。这次,女儿与强儿分手,她父母也是事后知道的。关于赔偿,父母还是忍不住劝女儿,人家能给就要,不给千万莫闹。

  中秋节的前一天,社区干部再次来到老余家。社区干部问,赔偿一事考虑清楚没有?

  老余没好气的反问,你问谁呢?

  社区干部立刻意识到什么,有点尴尬的笑了笑,我是说强儿呢。

  哦。老余嗡声嗡气地唔了声。

  社区干部又问,强儿在家吗?

  老余烦道,自从他和女友分手,哦,对了,就是上次你们来的第二天,强儿就离家出走了,至今渺无音信。

  真有这事?

  老余眼珠瞪得老圆,点了点头。

  社区干部忙道,强儿咋就缺心眼呢,事情就有那么严重吗?不赔就不赔嘛,再说了,是祸躲不脱,躲脱不是祸。何况……

  何况什么?老余马上捕捉到这话的玄机。

  社区干部也有点感情用事,冲口道,那女的又与人同居了。

  那这事……老余有点纳闷了。

  社区干部说,开始我们同情她,毕竟大家都是女人。现在她这样做,不说你们男人,就是我们女人,也怀疑她的真实目的。

  老余听了这话,却低下了头,稍会,只见他连连摆手道,啥也别小儿癫痫早期症状说了,她和强儿在一起两年是事实,赔她万把块钱,也是应该的。再说,人家也有人家地苦衷呢。

  老余你真是一个大好人,象个男人。社区干部多少有点诧异地盯着老余说,如果你这样的人多一点,我们的工作就好做了。

  大家都是养儿育女的人,设身处地,不!现在不是讲换位思考吗?老余有板有眼地说。

  边红妹确实有了男友了,也确实同居了。原因很简单,也很现实,就是对方有车有房。尽管车不贵,房就套二,边红妹已很满足。新男友是个宅男,31了,据说,还没谈过恋爱。边红妹拿定主意,三招两下,不到一个星期,边红妹就住到男方家里了。据说,两人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又是一个充满激情和缠绵的夜晚,边红妹始终调控着对方的性欲。即让他气喘吁吁,又让他酣畅淋漓。她知道,对付眼前这个壮如牛的男人,得有三五番次的床上功夫才行。

  完事后,边红妹坦然地说,有件事,不得不告诉你,在和你以前,我还与别的男人接触过……

  新男友上气不接下气地话,说,以前的事不管,我爱的是今天的你。

  边红妹又说,你们男人都是看重这个问题,今天高兴不说,明天听到啥风声,那不闹翻天。

  新男友慢慢地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一本正经地说,再说一遍,就是以后有人说啥,我爱的是今天的你,谁叫你是我第一个真爱的女人呢。

  新男友的话语不多,却掷地有声,让人踏实。毋庸讳言,处女情结,男人历来都很纠结。新男友不计较,着实让边红妹颇为感动,甚至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似乎等这句话太久太久。

  边红妹动情了,眼闪着泪光,一动不动上半身突然的抽搐是什么原因地凝视着对方。蓦地,边红妹一下扑倒对方,娇羞地说,我还要。

  天地之大,有时又如此之校一天,边红妹与新男友这天来到成都附近一座不知名的水库边的一家农家乐度假。晚上,新男友着迷体育频道,边红妹本想看连续剧,却没去争,独自到水库边走去。

  刚爬上山坡,水库边一个熟悉的人影立马跃入边红妹的眼帘。是他,怎么会是他?

  尽管发现了强儿,边红妹仍不由自主地朝水库走去。

  他俩就这样相视着。

  没想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会遇见你。还是强儿打破了僵局。

  你咋会在这里呢?边红妹问。

  哦,随便走走。强儿没告诉她这家农家乐老板就是他亲戚。

  对了,你父亲给我那一万元,我妈已如数奉还了。边红妹今天特别地好,笑道,其实,当初我也是赌气呀。

  你不会是一个人来这里吧?强儿岔开了话题。

  和男友一块。边红妹说。

  还同居了。强儿酸溜溜地说。

  边红妹说,是要结婚了。

  哦。强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这时,农家乐那边传来呼唤边红妹的声音,边红妹大声应了声,一溜烟地转身跑了。

  强儿默默地拨通手机,爸,边红妹确实不是那样的人……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