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官商全职 > 正文

小说+解压工作室+周韵乔-短篇小说-

时间:2020-08-06来源:时空剑仙网

文/周韵乔

繁华的大都市J市,高楼林立,车水马龙,阳光照在大楼的玻璃幕墙上不断反射,强烈的光晃得人眼冒金星,甚至令人快要晕厥,路上的行人大多都是行色匆匆,或因刺眼而皱起眉头,或因过度疲惫而眯着眼睛。如果你走在J市的街道,发现人群中有一个精神焕发的年轻人迈着轻快的脚步正面带微笑四处张望着,那他一定是刚从“解压工作室”出来。

解压工作室很好找,就在市中心的一条老街上,一眼看到的那栋破房子便是,如果大门旁边立着一块破木牌上面写着“累了,请驻足”那就是找到了,如果看到屋里有一个白胡子老爷爷那就一准没错了。

2018年最寻常的一天,解压工作室将迎来第七千零二十位客人——欧朋。

欧朋是J市一家知名公司的网络写手,他有个很有个性的笔名叫“狂夏”,因为上大学时疯狂地迷恋打篮球,爱参加各种活动,又是文学社文章写的最有激情的社长,在老师和同学眼里就是个热血青年。在大学四年里最热的一个夏天,欧朋喜欢上了一个叫沈婷的女生,并对她展开了热烈的追求,在她的宿舍楼下用电池串灯摆了一个爱心来了一场浪漫的告白,女孩满心欢喜地答应了。之前学校也有过这样的告白,但由于用的是蜡烛被通报批评使用明火,而且还没有。大家都赞叹欧朋聪明灵活,用电池灯代替,这场告白也成了学校里里广为流传的一段佳话,“狂夏”这个笔名就来源于他和女友的那个狂热的夏天。

回到2018年这个寻常的一天,这一天对欧朋来说很不寻常,他和沈婷分手了,是他主动提出来的,因为这些天他不知怎么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写不出来了,整天莫名地烦躁,还被领导批评,原来的当红网络写手“狂夏”突然被一群网络读者骂,说他写的东西越来越“垃圾”,欧朋情绪很糟糕,总是和沈婷吵架,他觉得女友现在一定很看不起她他,在自尊心的驱使下他主动提出了分手,沈婷没有挽回,只是淡然地说了句“也好”。

事业和恋爱的双重失败简直要让他崩溃,他不症状性癫痫有遗传性吗明白为什么他每天都在电脑上码字,每天都在不停地构想,早上早起到公司写,晚上下班熬夜用笔记本电脑继续更新文章,可是却越来越得不到认可,连他自己也觉得自己的作品越来越空洞,越来越不真实,可是自己明明就很努力老天爷为什么要开这么大一个玩笑,正是大好年华却江郎才尽吗?自己和沈婷昔日的甜蜜与美好难道已经随风而逝了吗?她就这样答应了分手没有一丝留恋吗?

他落寞地走在老街上,突然看到一个破烂却醒目的牌子上面写着“累了,请驻足”,一间很破的屋子,屋子里都是老旧的陈设,还有一位胡子花白的老者。欧朋很好奇,而且竟然对这里有一种莫名的好感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

“解压工作室,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吗?”老者和蔼可亲地说。

“解压工作室?没有门牌啊,这种地方也能当工作室?为什么不找一个敞亮一点的写字楼呢?”

“我不需要门牌也不需要敞亮的房间,J市需要帮助的客人都会自己走进来。”

欧朋仔细打量了这位老者,他笑得很神秘,五官和神态完全不像J市里的人,倒像是电视里的神仙,眉目和善,让人很愿意相信。

老者给了他一颗包装很可爱的糖,宛若神仙的老者手里捏着一颗糖的样子差点让欧朋笑出声来。他接过糖含在嘴里,这种糖有一种妙不可言的味道,轻甜适口,欧朋突然感到眼前迷茫起来,当眼前清晰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来到了大学时代。

这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欧朋穿着短袖衫站在树荫底下,手心出汗,手里的玫瑰花都快攥不住了。远处的阳光下,沈婷穿着一身白裙子配白色球鞋款款走来,活泼而不失优雅。没错,就是这天,他们在一起后的第一个约会,欧朋很激动,自己是不是穿越了?他记得这一天是考试周的最后一天,身边人都很惊讶,所有学生都捧着书到图书馆抱佛脚啃书的时候,这对情侣居然选择出去疯玩。那一天真是大学时光里最轻松而的一天。欧朋不再纠结自己到底有没有穿越,只是迫不及待地要去重度这美好的一天。他30岁的年轻人会发生癫痫病吗?们骑着车在海边飞驰,感受滚滚热浪袭来,骑累了就在沙滩上赤脚走路,他们牵着手一起踏浪,向海的对面呐喊彼此的名字,追逐嬉闹,伴着日落深情拥吻,互相依偎着坐在沙滩。看着沈婷在自己的怀里睡着,胸前还能感受到她浅浅的呼吸,欧朋不禁感慨,当时多啊,真希望一直停留在这个时间。

疯玩了一天,有点累,欧朋迷迷糊糊地闭上眼睛,醒来时好像又来到了另一个地方,他看到了J市广场上的标志性大雕塑。

诶,又回来了,那次甜蜜的穿越果然只是短暂的,欧朋有些。他刚想走,发现自己原来拄着一根拐杖,他的手变得粗糙,身上穿着很厚的羊毛衫,头上还戴了顶“老头帽”。“你慢点走。”一双同样粗糙却带着温暖的手扶了上来。欧朋惊讶地看着对他说话的老妇人,这不就是沈婷吗?这是她老了的样子吗?她现在的身份是我的妻子吗?欧朋忍不住轻轻地喊了句:“沈婷?”“怎么了,是不是走不动了,走不动旁边有椅子,咱坐下来歇歇。”沈婷温柔地笑着,双手正小心翼翼地把他往长凳上扶。欧朋不敢相信:这难道就是我的暮年吗?我最终还是和亲爱的沈婷走到了一起吗?他们一同坐在长凳上,欧朋很好奇他们后来是怎么复合的,沈婷当时为什么那么冷漠,可又不想让这样尴尬的话题破坏此刻的温馨,干脆不想这些,好好享受现在的时光。

他看着周围,突然发现这里原本是J市的一片商业用地,现在竟然变成了公园,正值秋季,金色的银杏叶挂满了树枝,又落的满地金黄,如同油画一样。这是哪个诗情画意的城市建设者做的提案啊。歇好了,他们继续搀扶着往前走,公园里有遛狗的,有锻炼的,有带孩子散步的,有小情侣在打情骂俏的,树上还稀稀地停着几只鸟,欧朋此时大概有七十高龄了,腿又不方便,所以走路很慢,但不知为何,他没有老年迟暮的哀愁,看着眼前一派充满气息的场景,人们都那么有活力,反而由衷地替他们高兴。走走停停,看看风景,十分舒畅。突然,他发现一条长椅旁边立着一块木板上面写着“累了,请驻足”。仔细一看,原来每个长椅旁都有一个这样的牌子。奇怪,陕西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有谁会用这句话呢?

眼前的画面渐渐扭曲,不停地绕来绕去,最后变成了一片纯白色。周围都是白色,空荡荡的,除了欧朋什么也没有。除了白色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摸不到,他有些不知所措,不停地狂奔,可周围还是一片白茫茫。跑累了,准备停下来歇歇,这时周围却莫名有了动静。“欧朋!”这是沈婷的声音,随即这个白色的空间浮现出一幅幅欧朋和沈婷在一起时的场景。他想抓住,可是画面却总是在他的正前方放大又离他远去直到消失,随即浮现的是他在公司和卧室日夜写作的场景,他的文章在网络上阅读量激增,粉丝们在留言区不停夸赞,见面会上粉丝们不停呐喊“狂夏!”,接着是和沈婷年老时在公园漫步的场景,然后又回到他写不出东西被领导指责,被网友痛骂,和沈婷分手……一幅幅画面越来越快,伴着嘈杂的声音,让欧朋头痛欲裂,他捂住耳朵,闭上眼睛又开始漫无目的的奔跑,他不停哀嚎,简直快要崩溃了。

啊!欧朋突然从躺椅上坐起来,一身冷汗,他又看到了解压工作室里陈旧的摆设和神态自若的白发老者。口中的糖已经化了,还留有一丝淡淡的甜味。咦?难道我一直在做梦?

“怎么样,现在有没有舒服一点?”老爷爷乐呵呵地问。

“我还没让你帮忙,你就自作主张地让我睡着了,还做了那么可怕的梦,差点让我精神崩溃,你开的不会是黑店吧!”欧朋有些气愤地说。可是不知怎么回事他倒真觉得轻松了不少。“我一共给你造了三场梦,难道都是可怕的梦?”老者依然眉目和善,发出了几声深不可测的笑。难道他真是神仙吗?能洞悉一切吗?他怎么知道我需要解压呢?

“老伯,既然你是高人,那能否给我指点一二,我的确需要解压。”

“我给你三个线索,第一个是你和你女友的名字,第二个是你的笔名和你女友的名字,第三个,7020,因为你是我第七千零二十个客人,就是这些,你可以走了。”老者对欧朋挥了挥手。

欧朋走出了解压工作室,外面的阳光正和煦,树叶散最新的治疗癫痫药物发着清香。手机铃突然响了,是公司打来的让他赶快过去一趟。欧朋急匆匆地拦了辆出租车准备赶往公司,坐在车上,他在想老者给的线索,名字和数字里藏着什么呢?首字母?拼音?谐音?沈婷,欧朋,S,T,O,P,"Stop!停下!啊!‘婷夏’!沈婷!狂夏!停下!"他突然大喊。司机吓得急刹车,欧朋往前一倒,看见窗外是他和沈婷大学时去过的那片海,啊!坐在沙滩上的不就是沈婷吗?他看到沈婷坐在沙滩上,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仿佛在回忆什么,一会儿又垂下眼睛独自黯然神伤。欧朋很愧疚,这段时间自己的消沉也让沈婷过得不快乐,自己怎么能那么自私,他冲过去抱住她:“对不起,我不要分手,我以后不会再让你受苦了。”沈婷钻进他的怀里大哭:“欧朋,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爱自己,不要再折磨自己了,你以前不会这个样子的。”

7020,“请你爱你”,最后一条线索也解出来了。

“停下,爱自己。”就只是这么简单而已,自己一心只想着写出好作品却忽略了眼前的美好,这不就是再折磨自己吗?为什么不停下来,在一个心仪的地方驻足片刻再走呢?欧朋拨通了电话:“喂,老板,我想请一段时间假,我有灵感了,不去公司我会在其他地方写。”

后来,欧朋在女友的陪伴下写了一部小说,名叫《解压工作室》,这部小说在网上阅读量极高,网友评分也很高,公司把小说出版,纸质版书也是畅销全城。J市的所有人都在议论“狂夏”这个年轻的作家,都在探讨《解压工作室》的内涵。这本书在J市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以至于一片商业区直接被改成了公园,这真是城市建设中令人匪夷所思的举措。这个公园以长椅多为特色,书里有一句经典的话,被写在每个长椅旁的小牌子上:

“累了,请驻足。”

后记: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解压工作室,当你需要帮助时就会自己走进去,这里会时刻提醒你“累了,请驻足。”如果累了,就放下杂念,在心灵的公园找一把长椅歇一歇。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