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能弘道 > 正文

眼睛里的水

时间:2019-09-23来源:时空剑仙网

  今天是2012年11月2号,北京的气候屋外有些冷,宝回来了正煮着大闸蟹在家等着我,在外面吃饭的我急促的赶回家。

  我丢失了自己,再也找不回来了……!每天的我都懵懵懂懂的过着浪费的,不知道在什么!没有的激情和,不用上班,不用早起,不用被时间追着跑,每天中午的太阳打在我那遮阳的窗帘上反射那一点点灿灿的光芒来,那是我起床的时间,冲上一杯咖啡这是我起床的第一件事,点燃一支烟慢慢的回过神来,看着窗外忙碌的身影又是一个大好晴天,漫不经心的推开洗手间的门洗漱一通出来,喝着那早已泡好的咖啡。斜坐在沙发上着中午的阳光,打开电视只看与法节目,这是我这3年不变得频道,铺开清明上河图硕大的十字绣,又开始了重复不变得一天。

  我每天都很少吃饭,这四五年来基本上每天都是这样,有一顿没一顿的打发自己的身体,最多一天吃两顿,有无数次一天一顿都不吃,就是靠吃点萨其马,饼干或是泡个面打发身体,试过有一次4天没出门就呆在家里,除了出去倒垃圾以外就关在家里,也不饿也不想吃东西,回想起来,自己都觉得超人了点。

  我怎么会成今天这个样子,整个人都颓废了。这不是我,我不是这样的我,我到底是怎么了,难道这就是我所得到的平静生活吗?我无数次的问自己,这是我要的生活吗?我默然了!过去的一切又涌上心头……!

  2003年的年底,我和前男友还没有,但天天吵架,他每天都喝酒很晚才回来早是凌晨2点晚是凌晨4到5点,有时就不回来,回家就是摔东西讲粗口,我不理他就是逃过一劫,如果他醉的厉害就打人,拿起什么打什么,拿起台灯就砸,发了疯的打,丑态百出,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在卧室拉尿,在大厅大便,乱飞口水,砸电视机,冰箱推倒在地上,像棺材一样横卧在大厅,他坐在地上拿着冰箱里的大大小小的瓶子四处乱砸,砸鱼缸,砸屏风,翻沙发,翻桌子,每次都是第二天他当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和晚上的他判若两人,好可怕的男人呀!我每一天都活在惊恐中,每一个晚上都是地狱,每次我求他不要出去喝酒了,他总是说没事我不会喝多的,很多还等着我,无数个晚上我都不敢睡,躺在床上竖着耳朵听着外面大门的动静,不知何时从浅睡中惊醒,恶魔回来了!咚咚咚!在门口大叫开门……!我披上睡衣跑去开门,门开了,一双邪恶的眼睛瞪着我,骂道,你死了!叫了半天都不开门,我不敢说话,小心翼翼的去关上大门,他一把把我推倒在地就是乱踢起来,我连滚带爬的跑回房间,他在后面追武汉专治癫痫医院着,嘴里还嘀咕着骂着粗口,我急速的关上了卧室的门,他在外面又一次上演前几天砸东西的场面。我浑身上下都在发抖,不敢吭声,蹲缩在卧室门后的角落,无声的嘶喊着的惊慌,身体的痛根本就没有知觉,他在外面继续谩骂“你当你是什么东西呀!我有什么配不上你,外面比你好的多的去了,你高傲个屁呀!娶你回来是个摆设吗!你忘不了谁呀!你让他来看看你呀!看你现在这个鬼样子呀!有本事就开门啦!我爬到床上卷缩在被子来,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在是晕睡去。第二天中午,我听见大厅搞卫生的声音,敲敲门!“宝贝起床了,真不好意思,昨晚上喝多了,真的很抱歉,我们去白天鹅喝茶好吗?”他清醒了,又变回人了,我打开门带着满脸的倦容一拐一窍的走出来,什么也不说,看着满屋的狼藉,余光扫视着他那若无其事的表情,我洗漱了出来发现腿上手上全身青紫,我的背好痛呀!我转身回到洗手间对着镜子里的我,用毛巾捂着酸胀的眼睛,极力控制着颤抖的抽搐声,脑子里回荡着,我一定要这个恶魔,哪怕付出生命,一定要离开,一定,一定!

  就像上面所叙述的这样无数次的上演,我已经知道他内心对我的很多介怀和不满,我们没有了语言,没有对视,我知道他是很爱我的,很在意我的,只是我从来没有爱过他,刚认识的时候对他有些好感,自从发生了那可怕的一夜后,我对他的全都是恐惧,他愿意为我负责,我好怕,好乱,身边最好的朋友都告诉我可以和他在一起,又帅又有钱,又很有绅士风度,反问我“你以后想嫁的人不就是这样的吗!如果是我就赶快,你还犹豫个鸟呀!”我和他还不了解,什么都没有,“在一起过了,不就了解了吗!硬件这么好,软件可以培养”为了对得起自己所为的处子之身,就只好懵懂接受了,但也许就是前世冤家,这世路又窄吧!只要和他在一起我就浑身不自己,连呼吸都是浑浊的。没有办法只有或者找借口敷衍,慢慢的就更加严重了,所以得眼神和话语我承认全部都是避开的,他对我越是好,我就越是不自在,他送很多礼物给我,很愿意为我花奢侈的钱,就是为了讨好我欢心,开始的一段时间我很尊重他,尊重的有些不自然,他对我的爱一发不可收拾,每个星期六日他都带我去各大公园,我玩起来就像个的,回到家就变得像个谨慎的外人,我提出分房睡,我很不,我们还是慢慢了解慢慢熟悉吧!谈谈再在一起同居吧!他很快答应了。就这样过着同屋住的关系直到分手,我们也没有同居过!他慢慢的不耐烦了,变成了恶魔,也许是我耽搁了他,走不进彼此的世界。我发现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不知为什么我有一种快感,一种昆明去哪家医院治癫痫比较好赎罪的轻松!我却什么男人都不正眼看一眼,我依然过着我平静的生活,我真他有一天对我说“分手吧!我不爱你了,你不值得我爱”但他还是对我很好,加倍的对我好,好到我内心怕怕!只要他是清醒的他对我还是很好,很尊重。因为他老是喝酒摔东西的缘故,家里也经常装修,我剧烈的恐慌和无助,05年初我出去找了份上晚班的工作,我们大家都互不起冲突,就这事他很生我的气,“我又不是养不起你,你跑出去不是丢我的脸吗?”做我的女人就不能抛头露面”我说,我不想这样过,我想出去做我想做的事。我很闷!他没有正面回答我,也就是默许了吧!

  我去了另外一个房子住,离家也不远,我每天白天在家里睡觉,旁晚出去上班,早上回家,我俩相安无事的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偶尔还大家一起喝个茶,打个电话问个好。后来我发现无数次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一点也不生气,时机到了,找了个下午平静地和他提出分手,他开始是哭着说不可以,他最爱是我,其它的女人都是代替品,我无语!再后来他又愤怒的对我说是不是看上那个男的了?我不想解释,!从那以后他经常去我上班的公司消费,就是盯着我也不和我讲话,时间一长我也习惯了,我们之间更加没有了语言,我们开始了对彼此的恨,有时我休息在家,他喝多了回来就敲卧室的门,我懒得搭理他,他就在外面恶狠狠的说“这辈子他都不会和我分开,不管我爱不爱他,他被我耽搁了,也不会让我比他好过一天,每次我斩钉剁铁下决心要离开他,收拾行李要出走,他就威胁我说,要杀了我全家,我一急就打起来了,在他清醒的时候他不舍得伤我,总是用力的抓住我的手,每次他收场的方法是跪地求饶,我们家的战场没有一处他没有跪过的,我又心软了,他什么方法都用,拿刀子割脚上的肉,点火烧衣柜,举着刀要砍手指头,反正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我彻底了,他也变得不再管我那么严了。表面都很是平静。

  就在那时,我鬼使神差的上了一个公司认识的男人,开始是朋友一样交往,慢慢就一发不可收拾,他骗去了我最真诚的感情和爱,我刚学会去爱一个人,那种还没来得及认真回味,喜悦的光环还没点亮多久,就被他的不告而别的冷漠,泼的我浑身冰凉,我的比之前更加凌乱复杂,他就消失在我百般无味的生活中,抛下上网我走了。但我还是要感谢他,是他让我懂得了什么是爱的味道,也让我更加坚定了前男友不是我爱的对象,我们就是永远也不能相交的两个对立点,我经常请假没去上班,我也变成了酒鬼,我尽量掩饰心中的痛苦,如果他知道我为了个认识才几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个月的男人痛苦成这样,杀我的心他都有呀!也许人和人就是这样不公平的吧!

  越是刻意的掩饰就越是望枪口上撞,他还是从我八婆女友嘴里听到的一些,他还去公司暗自调查,公司的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就说,你是媾不到她的,追她的人都知难而退了,前段时间一直有个男人老接她,现在听说那人走了,清清的班都不来上了”。那时的他就差点没喷火吧!回家的路上就拼了命的打我手机,第二天跑去我住处一顿数落。我全权否认,到最后我又死命的承认,当时他就是差吐血了。那一夜折腾的到半夜3点。之后日子又像似平静下来!

  06年的年底他说带我去长沙散散心,我也反醒一下,他爱我是我的错,我不爱他也是我的错,他是最痛苦的,他很可怜,自己这么优秀却被我耽搁了,我很是觉得对不起他,但没辙呀!本能就是不能接近他,我还是答应和他去长沙走走,我们住在华天大酒店,那时的天气特别冷,我怕冷不想出门,到了晚上还是被他拉去卡拉ok,他死命的灌我喝酒,我有点晕,但心里清醒得很,到了房间后,他就像变了个人,满口叫着接着就开始脱衣服,我说我喝多了别乱来,他推我,压倒我在床上动弹不得,我本来就很累了,使了吃奶的力气也推不动他,我急了就说,等一下我很热我脱下衣服先,他阴笑了一下慢慢的起身,我立马转身就往外跑去,他一把抓住我就是一巴掌,我也火了,马上回了一脚,他嗵得一声摔到地上,爬起来拿着旁边的椅子就往我身上扔,接着就发了狂的打我,我只好避开他砸过来的东西,他拿起桌子上硕大的台灯砸过来,我刚一避开,他又抓了个烟灰缸扔过来,重重的打在我的身上,我想跑他拦住我,我害怕就跳到床上,这时他跑到房间大厅拿起通常电梯口摆放的那种不锈钢的垃圾筒往床上砸,我身上很痛很痛,我拼命的叫!他打红眼了,又不知在大厅哪个角落提着一个大大的灭火筒举的老高,用力砸过来,我就像快要面临死亡的小鸡仔显得是那么的弱小无力,卷缩在床角落拿枕头挡住,但还是砸到了我的脚,我的手流了很多血,我的嘴巴也出血了,脚也麻木起来,桌子上的杯子他乱扔到我身上,一次次的搬起大椅子全对准我这边砸,他打累了站在那里喘大气,我坐在床角靠着墙,不再叫了,也不再害怕了,我不去捂手上的伤,凌乱的长发遮住了我半边脸,他开始迅速穿衣服,他出去了,大概5分钟后又回来了,我被定住在那里,一动不动,无声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手上的血也是一样,他上来给我捂住伤口,我推开他,捡起床上打碎的玻璃用力的插进伤口里,用力的撞墙,嘶喊着,求你杀武汉治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了我吧!给我一个解脱……!我爬起来冲去阳台他一把拉住我,转手把我抱起来就往楼下跑,我发疯的挣扎放开我,放开我……!他嘴里喊着前途服务员,叫车,快叫车!把我送去了长沙市人民医院,我一直昏昏沉沉的不是很清醒,高烧41度,等我醒来是第二天的下午两点多,他疲惫惊恐的守在我床前,我不想看到他,我一直闭着眼睛装睡。四点多时医生走进病房告诉他,“烧是退了,最好多住几天院观察”他强调说,我们就住在附近的酒店很方便,医生看了他一眼“明天还要来吊点消炎针,你老婆身体很弱,伤口注意别增水,小心感染,要注意营养和休息”。好好好,谢谢您!

  回到了酒店后以是旁晚六点多,回来的路上我看到路旁有代卖机票的窗口,我们没有言语,比陌生人还要陌生,他泡了一杯茶放在我面前,我看都没看起身拿起包就去了洗手间,趁他不注意就悄悄的溜出去了,直接买了去云南昆明的机票直接上了的士去了机场,关机,远离所有的一切,望着窗外冰冷又阴暗的漆黑,就像我的一样,我上了飞机,飞上那漆黑的夜空,让我有种很想出去透透气的快感,只有那样才能发泄内心的痛楚,或是死亡吧!我在飞机上没有说一句话,没有吃东西,就这样坐着一动不动,空姐过来问我的手需不需要帮忙,因为在渗血,我不搭理她,也不看她,到了晚上很晚了,天知道是什么时间,我到了昆明市开了间房什么也不吃就睡下了。也许是不饿,也许是想赶快死掉,活着让我很痛苦,很累很累!

  我在昆明天天去酒吧喝酒,就是不愿意吃饭,和很多男人一起跳舞,很放松很,但总是本能的很清醒,我不喜欢自己清醒,又怕被坏人赚便宜,所以总是回酒店后又带上些酒在酒店喝!放肆的喝!非常希望没有痛苦的死去,就是醉不死,我想,我想家了,但我又不敢回去,我的手上还结着痂,伤还没有全部好!我想赖皮,我好想变回小时候,有人保护我,爸爸老是牵着我的小手,只要我不愿走了,他就会抱起我,现在谁来我呀!我爱的那个人早已忘了我,爱我的人又恨不得我就死在他面前,我拿起关机很久的手机,打开了拨过去,就像是救命稻草一样,总想抓住点什么才不妄我爱过那短暂的一回呀!听到对方传来一声声的嘟嘟声,多么希望他能接呀!给我在这陌生的城市一点点安慰吧!或是听听他的最后一声也好呀!哪怕是一声喂!但是没有,没有,他没有爱过我,我在他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过.否决了我所有的一切……!坐在地上哭了,我终于哭了,无拘无束放声大哭了,所有的痛苦都不在掩饰了,哭的就像个可怜的小孩……!

------分隔线----------------------------